银行业的“葫芦娃七娃” 愉见财经

2019-12-16 14:47 admin

  “众多的金融科技公司,可以强强联合,发挥各自的优势,共建和共享创新的成果。”

  “在此之前,我们只是银行的供应商,在此之后,银行与我们将会真正成为合作伙伴。”

  “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实现优势互补,将前沿金融科技快速融入金融业务。”

  “这种强劲的创新能量,也将会转化为一种引力,去吸纳那些更多的创新的力量。”

  以上这些,是在日前的一场金融发布会上,金融科技公司们所做出的寄语和评述。究竟是什么模式、怎样的发布,会让不乏巨头在内的科技公司们齐声点赞,称之为跨时代“创举”呢?

  传统银行业一贯的优势是信用风险管控,是流动性管理,是KYC,是合规,是稳健,是品牌;是线下网点遍布全省、全国、甚至境内外;是牌照赋予的存款吸收能力,带来互联网金融垂涎的资金成本,以及多牌照框架里的综合金融能力(不少银行集团同时具有券商信托、基金、保险、金融租赁等多牌照)。

  而互联网金融和科技金融公司的生存逻辑,则是流量入口、获客成本、线上场景、以及深得客户体验优化之道的产品模式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们被视为两个阵营,用着两套互相割裂的语境。就举个最常见零售端放贷的例子吧。

  - 在银行,我更多听到的评价逻辑在于从申请人里“挑出‘好人’(合格贷款人),给他钱”。在金融科技公司,是从申请人里“挑出‘坏人’,不给他钱”;

  - 银行的个金贷款,是几十、几百、甚至上千万,所以他们从前的惯常做法,是找抵质押担保,查对方流水,看还款来源;互金的APP贷款,可能只有几千、几万元,所以他们倾向于用“大数法则”来跑模型,其间重点在于“反欺诈”,消灭掉坏人,余下的小额分散下来,不良就会可控。

  彼时采访时谈及风控,问银行为啥不做互金的那批客群。答曰,一则,银行贷款利率上限所限,无法用高定价覆盖高风险,二则,银行哪里能接受某类贷款不良率持续高涨,超过了红线,总行、监管、股东那里怎么交代?而且这套数据会直接牵动拨备、计算风险资本占用,银行的计算题,都算在这里。

  一样的问题拿去问互金,得到的语境则完全不同。数据跑起来看到不良率上升,他们第一想到的不是叫停,而是调整风控参数模型,再跑一遍数据看看。而如果你问他们拨备计提、太阳2登录平台资本充足,只怕他们中大多数人会和你面面相觑,像地球人遇到了木星人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这两大阵营骄傲着各自的骄傲,之间的关系是竞合。彼时越来越多的科技公司都有自身的金融战线布局,这使得他们在某些时候,与银行“竞”大于“合”。

  在传统银行业,“三期叠加”阵痛的压力之下,传统的那些业务驱动力,作用逐渐开始减弱,反应到财报上,则是利润增速集体下滑、利差收窄、资产质量压力上升。

  挑战之下也有机遇在涌动。数字化时代,技术运用的不断成熟,让银行发现了新的发展驱动力:依托生态、依托技术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技术逻辑决定了业务展现模式。技术好比是细胞基因,当细胞基因从根子上变动了,那就决定了每个业务流程、业务模式、业务组织架构的裂变,也决定了商业银行的未来面貌。

  另一端,在金融科技业,这几年的鱼龙混杂、大浪淘沙之后,一个最现实的问题是,监管已然趋严、牌照化管理收紧。有什么牌照就只能做什么业务、就应该受到相应监管。原本一些意欲大规模扩张的、或是贴着边线前行的套利空间被封堵。

  此外,不少互金公司曾经快速发展的机遇期,仰仗的除了监管的宽松周期外,其实还有传统银行的“未觉醒”、“体制内较长管理半径导致无法及时响应”、以及“服务不到长尾客户”。但有一天,当银行们这些“巨头玩家”在对公业务的利润越来越薄,“觉醒”了零售业务之根基作用并开始反扑,且利用新技术解决了服务长尾的成本和效率问题的话,恐怕,对绝大多数互金玩家而言,都意味着市场蛋糕不保。(除了那几家已经依托电商、社交等平台控盘或闭环了场景的互联网巨头。)

  - 金融科技公司则开始意识到他们的核心竞争力在于“科技”、而非“金融”,由此逐渐回归其技术本源业务。

  而恰是在这个过程,傲慢与偏见谢了幕,两个阵营开始了进一步融合:互取长板、谋求合作。于是在过去的这一两年,“联姻”的喜讯频传——某某银行又和某某科技金融巨头签立了战略合作。

  故事能够延展到这里,与金融技术的进步息息相关。IMF前副总裁、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在谈到相关话题时,有这样一段表述:

  金融机构以前产品的设计、生产、分管、配置、销售完全是在一个机构内部产生和进行的,不管这个机构大和小,生产的流程是内生的。金融技术的出现打破了这个内生的环节,把这个内生的环节外生化、社会化、商品化、产业链化。

  总之,这是一套1+1约等于2的合作框架:已经很不赖,但还可以共赢得更多。

  回到本文开头的那些寄语。究竟发生了什么,会让数聚软件说“之前只是银行的供应商”而“之后将真正成为合作伙伴”?会让Temenos评价“改变了以往非常单一的模式”?会让SAS热情洋溢地称为“创举”?

  如果说,“愉见财经”上文综述里的商业银行与金融科技,走过了第一阶段的“颠覆”之辩,第二阶段的“合作”之交,那么今天,在浦发银行600000股吧)的创新模式下,已经开启了第三阶段的“共生”之路。

  两个月前,浦发银行发布了API Bank(无界开放银行)的全新模式,把业务接口打开,把银行开到大家的APP、业务链条里头。(详情请点击跳转“愉见财经”往期专栏《当银行不再开在银行里》。)

  五天前,浦发银行再度发布“科技合作共同体”的全新模式,这是更彻底的一次平台打开,太阳2从能力、到成果、再到收益,全部共享,同时也形成API Bank的平台基石。

  在发布仪式上,微软、IBM、SAS、TD、Temenos、银联数据、安硕、润和、长亮、文思、神码、科蓝、赞同、天正、时代银通、数聚这16家机构,签约成为首批浦发银行“科技合作共同体”伙伴。

  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介绍称,此前,科技公司与浦发银行的关系,是“服务供应商”,银行对企业进行采购行为,彼此之间是一种简单的交易关系。而今,在“科技合作共同体”里,大家是真正的合作伙伴关系。

  第一,“共同体”作出了“三个改变”:合作目标改变、合作环境改变、合作方式改变。

  - 合作目标改变:共同体内的合作不再是局限于完成项目,不再是锁定短期的交付目标,而是着眼于共同成长的长远利益,同时为用户带来极致的体验和服务。

  - 合作环境改变:不再是点对点之间的合作,而是依托于数字生态环境,将客户、科技公司、研究机构、上下游供应商和消费者聚合起来,充分发挥共同体形成的价值网络能量,碰撞出新的创意火花,探索跨界合作的全新应用,实现共同体的合作成长。

  - 合作方式改变:不再是一个接一个项目,重复着立项、需求、研发的流水线流程,而是通过合作共同体的论坛、大赛、课题等组建敏捷作战团队,以业务目标为导向,通过迭代开发创造新的业务,还可在业务领域的资本、股权、投资孵化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,助力科技公司成长。

  - 延伸开放之路,实现专业领域强强联合,提升平台价值,共享研发成果红利;

  - 联合对外输出产品及服务,满足客户所需,增强品牌价值,共享业务发展收益。

  第三,对于科技公司而言,他们也将在“共同体”中获得三个方面的支持:业务支持、技术支持、投资支持。

  -技术层面:可提供金融云服务和数据验证支持,引入海外金融科技公司对接合作,太阳2以及将国内科技拓展到海外市场的支持;

  发布会上,潘卫东副行长还展望了该行“科技合作共同体”的愿景:希望这是一个聚能、赋能的平台;希望这个平台上培养出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中国科技公司;希望让客户有极致的体验,这也是浦发打造数字生态银行的核心目的。

  “宝葫芦”就像是个聚能的平台,七娃的角色就像是个“共同体”。他的能效,是1+1+1+1……等于无限可能性。

  从金融时代性的视野再观察,上文中,朱民在讲到金融技术使金融机构内生的生产流程外生化时,作出了这样的预测:

  金融技术把产业流程拉长、拉细,使得金融科技企业能够通过专业化和细分市场并入供给链。

  浦发银行迈出的这引领变革的、战略升维的一步,从时代的浪潮来看,也是数字化进程下的必然。

  那一句“如果银行不改变,我们就改变银行”,放到宏观格局下,或许是银行业的一句主动拥抱变化,弄潮时代之端——“山不向我走来,我便向山而去。”

太阳2官网注册登录有限公司

地址:吉林省经济开发区软件园594号228室

售前热线:4008-417158

邮箱:admin@amsound.net